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一线|潘粤明是怎么迷上画画的?原来是动画片影响了他_娱乐

  • youfa518vip
  • 2019-04-21
  • 17人已阅读
简介    [摘要]“看到自己以前画的,甭管好还是坏,你会想到画画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些什么,而且画的特别好的你珍藏起来,你回头去看的时候,你都会奇怪自己那笔触

    [摘要]“看到自己以前画的,甭管好还是坏,你会想到画画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些什么,而且画的特别好的你珍藏起来,你回头去看的时候,你都会奇怪自己那笔触为什么会画成这样,你再去照着画可能都没有当时的感觉,这种记忆挺有意思的。”腾讯《一线》报道 作者:吴汉汉在正在上映的动画电影《绿毛怪格林奇》中,潘粤明给电影中的“绿毛怪”配音,也因为这个契机,他和《一线》作者交流起了他现在的最大爱好——画画。在潘粤明的微博上,除了和他作品相关的内容之外,就是他固定的“每日一画”。他的画作主题广泛,有自己剧组工作的日常写生,有漫画小品。他的画画水平不俗,在斯坦·李去世后,他还特地画了一幅斯坦·李的肖像,一表哀思。他对《一线》谈起画画的话题,兴致盎然:“我今天从剧组请假,晚上还约了绘画老师。因为我都一年没有去看老师画画了。”对他来说,这一次的配音经历也确实让他感到有些意外。电影中的格林奇是个不爱搭理人的老顽固,从小缺乏关爱的他对于家人团圆的圣诞节嗤之以鼻。潘粤明对此也颇有感触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孤僻的一面或者不合群的一面,每个人都有,大家怎么去面对这个东西,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、你一味地只是把自己关在一个角落里,那不是事,因为这是一个社会,大家还是需要交流的。”因为格林奇的故事曾经改编过真人版电影《圣诞怪杰》,潘粤明也很高兴自己这回配音也是和金·凯瑞完成了一次隔空合作。现在,除了工作,潘粤明把画画当作纪录生活感悟的方式。“看到自己以前画的,甭管好还是坏,你会想到画画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些什么,而且画的特别好的你珍藏起来,你回头去看的时候,你都会奇怪自己那笔触为什么会画成这样,你再去照着画可能都没有当时的感觉,这种记忆挺有意思的。”《一线》:邀请你来给格林奇配音,你感到意外吗?潘粤明:意外,确实意外,我自己声音并不擅长,就是拍着戏,今年说有这么一个工作感不感兴趣?一说格林其,我就知道这个事,因为十几年前上学的时候就看过金凯瑞的那个电影版,金凯瑞其实有很多片子,《神探飞机头》,《变相怪杰》,1994年看《变形怪杰》就很喜欢,一个是给我带来很多快乐,一个是告诉我戏可以这样演,电影可以这样导。因为《变相怪杰》里有一些动画的,那个年代其实还没有什么互联网,你会觉得很奇怪,那一个真人怎么眼睛就能直出来,舌头可以卷着打开到底下,怎么做到的?就觉得很神奇。到现在来讲,科技这么发达,制作手段这么高明,我觉得能够合作一个自己原来特别感兴趣的片子,挺开心的。《一线》:也算一次隔空合作。潘粤明:是,觉得很开心,也算是对那些前辈的一种致敬。《一线》:因为我们也看了,你的声音跟我们现在听到你的声音有些不一样,所以在配音的时候,这是什么角度?潘粤明:配音,你看它的样片,因为以前就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,好比西方人他过圣诞节,他知道有一个偷圣诞节的很神奇的格林奇,就好比我们家喻户晓的《西游记》一样,大家也都知道猪八戒是什么样,也都知道孙悟空说话是什么味,很正常的。所以我在看样片的时候,我也是带着自己以前的记忆,包括人家原片演员(英文版配音是本尼迪克特·康伯巴奇)配的就特别好,语言可能也听不懂,人家配的特别快,但是你能从那个抑扬顿挫里听出来人家把劲都用在那,对于这个人物来说,他的加分项是在什么地方,尽量去贴合这些。《一线》:格林奇是一个小时候没人疼爱,所以他才会产生偷盗圣诞节这样一个想法,你对这样一个人物的这种角度有什么感悟?潘粤明:我刚才也说过,其实他是在童话的角度里,大家看完以后还是在说人性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孤僻的一面或者不合群的一面,每个人都有,大家怎么去面对这个东西,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、你一味地只是把自己关在一个角落里,那不是事,因为这是一个社会,大家还是需要交流的,慢慢你遇到一些善良的人,大家用亲情,友情,用爱慢慢地感染你,让你觉得和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才是最重要的。《一线》:其实格林奇也不是完全孤僻,他跟他的小狗Max关系就特别好,可以看到他很善良的一面。潘粤明:对,这个小狗其实是他的一个小镜子,能够感受到这个主人他是非常有爱的,但是他的爱是有针对性的,他不是针对所有,他有他怕的东西,有他抵触的东西,有他内心不能讲出来的东西,但是他会对这个狗毫无防备地对它好,这个就很真实,因为狗在生活里,它就是这么对人类的,所以我觉得有一只小狗,因为养狗的人很多,都知道狗的性格,通过狗的性格就可以定义这个主人公他内心是一个非常有爱的人,他只是没有被启发出来。《一线》:你觉得这个影片传达给观众的,你觉得最打动人的是什么?潘粤明:最打动人的其实就是爱,无论内心是怎么去挣扎,都别忘了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大家一块过节,过节就是让大家在一起快快乐乐的,不管明天有什么难事要处理,你都别忘了在节日的时候带给人家温暖,带给人家微笑,其实这样才有过节的气氛,每一个人其实都不容易。《一线》:不光是这个影片,你觉得对你来说最自己影响最大的动画片是什么?潘粤明: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动画片……我从小就看,我觉得动画片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对美术的理解,我画画特别上瘾,放不下笔的那种,我可以半个月,一个月不出门,就是画画,我觉得美术是一种心灵上的按摩,就是因为颜色,因为线条,你的理解,不管你画的好坏,那是你的表达,没有人能够去复制,复课不了,所以你表达出来了,如果这个东西是你想表达的,我觉得它就是一个伟大的东西,并不是说它一定要具备什么样的商业价值才行,美术就是这样,我们生活里处处都有美术。《一线》:你自己画画的时候,你会隔一段时间看看自己画了什么?潘粤明:会,其实就是为了这个,你看自己以前画的,甭管好还是坏,你会想到画画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些什么,而且画的特别好的你珍藏起来,你回头去看的时候,你都会奇怪自己那笔触为什么会画成这样,你再去照着画可能都没有当时的感觉,这种记忆挺有意思的。《一线》:就像记日记,用画画的形式?潘粤明:对,用色彩,用线条,我现在画的画好多都是在工作现场画,我没有整块时间拿出来,包括今天请了一天假出来做格林奇的宣传,我晚上还约了绘画老师,因为我都一年没有去看老师画画了,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能够多受受这个熏陶。《一线》:现在主攻是哪个方向?潘粤明:我没有方向,我什么都画。《一线》:就是油画,水彩?潘粤明:不是,西画就算了。我刚才说大了,我是什么都敢画。我只能这么说,西画是因为太麻烦了,我没有那些油彩乱七八糟的,现在在剧组方便的就是硬笔画,钢笔画,铅笔画,针管笔,有毛笔,毛笔比较简单,不是那么麻烦,就是看你要画什么,就是一种表达,并不是说我一定要画成什么样。《一线》:可能在中国这个市场,动画都是爸爸带着小孩看,妈妈带着小孩看,你觉得给小孩看动画片是怎么样的初衷?潘粤明:我觉得动画片是影视业一个很神奇的存在,它就是让孩子有亲近感,孩子小时候内容是非常空白的,你要让他懂得爱的时候,他才有更多这方面的认知,所以动画片就有这样的信息量在里面,很多人物都很卡通,很夸张,也很好玩,让孩子快乐之余,他也会去,孩子的模仿能力很强,去学着爱别人,学着把所有好的正能量的东西带给别人,过节的时候家人带孩子看这么一个高水准的片子就帮助很大。《一线》:在配音的时候身上有这份责任感吗?潘粤明:当时没想那么多,当时就是想我怎么才能配的让导演满意。《一线》:配音工作对自己的表演来说也是一种新的尝试?潘粤明:对,会有帮助,因为你的声台形表,他逼着你把其他三样都给按住了,光用声音去表达人物的时候,你必须得找到出路,万一找不到出路,心理就特别拧巴,这就是这个工作难的地方。《一线》:现在你自己收到过的圣诞礼物或者给出去的圣诞礼物,哪一个是让你记忆比较深刻?潘粤明:没怎么过过,都是在拍戏,聚会,如果在组里,甭管是在家还是在组里,其实礼物,你不是二十锒铛岁的时候,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,只要好朋友都想起来,大家能够围在火锅边上或者一块去唱唱歌什么的,都在一块,这个就是很难得的,我觉得这个就很开心,我现在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我觉得有朋友,有家人,能够经常在一块交流,这个是最最无价的,超过任何礼物。《一线》:会把你自己画在画里吗?潘粤明:会。《一线》:会画漫画,写生?潘粤明:写生主要没时间,因为我画画是从毛笔开始画,去年开始,所以我从来也不打草稿,现在改画硬笔了,我也不打草稿,所以我画啥就是啥,不是说画什么就像什么,我画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,只是这个意思,这个自信也有,什么都愿意画。

文章评论

Top